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电影说从边缘到主流青少年电影迎来全盛期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6-27 15:16:15

[电影说]从边缘到主流 青少年电影迎来全盛期?

无论是从人设、剧情乃至系列规划,《分歧者》都令人想起了《饥饿游戏》

腾讯娱乐专稿(文/云起 策划/萧颀)

延迟了近半年时间,《分歧者》终于与内地观众见面了。

从莫名其妙就走红的《暮光之城》,到实实在在卖口碑的《饥饿游戏》,从反乌托邦性质的《分歧者》到即将上映充满幻想色彩的《移动迷宫》,青少年电影经历了一个从边缘到主流、从低级到高级的蜕变过程。而今年暑期档一大黑马,《星运里的错》,更是为青少年电影带来了关于生与死、爱与恨、苦与愁的哲学思索。这在之前的青少年电影中,是闻所未闻的。

简言之,曾经被认为在《暮光之城》后会迅速进入低谷,甚至一蹶不振的青少年电影,正在重新焕发着勃勃生机;它们不仅没有走衰式微,反而开辟了一条“文艺复兴”的捷径。展望秋冬档,多部青少年电影还将轮番轰炸影市,似乎在向我们昭示,这一新兴题材已经步入了全盛期。

《暮光之城》的大卖成全了粉丝、片方,但也被影迷、媒体所摈弃

什么是青少年电影?关注青少年的磨难与成长

想要了解青少年电影(Young-adult films),就要先认识青少年文学(YA fiction)。作为一个依附于成人文学与儿童文学之间的概念,青少年文学所讲述的故事,往往与青少年的生活相若,并以青少年为主要读者群;题材则包罗万象,涉及爱情、冒险、科幻、奇幻等等,不一而足。这种文学既不同于儿童文学的简单、通俗、低龄化等特征;也不同于成人文学的复杂、黑暗、深刻等特点。它恰到好处地拿捏到了青少年即将摆脱童年步入成年的年龄节点,同时也看到了这些年轻人叛逆、尚未成熟,人生观与价值观尚未明晰,对爱情、对外界尚有好奇之心的人生阶段性特色。用主角成长的故事,用“磨难化”的核心内容,来表现青少年成长为成年人的过程。因此,青少年文学,具有儿童性与成人性两极融合的双重品格,具有独特而复杂的性质。

《哈利·波特》炒热市场

再说回青少年电影。虽然这只是近几年才问世的词汇,但在此之前早已有讲述青少年成长的影片了(Teen films),只是当时那些作品都是单打独斗的孤立存在,并未像现在这般形成系列和遵循大体一致的美学约束。如果要挑选新千年青少年电影的始作俑者,那一定非《哈利·波特》系列莫属。这套电影一共八部,前后拍摄了十年,从角色的儿童时代一直拍摄到青少年时代。凭借对魔法世界的生动描绘,出色的布景与人设,星光璀璨与朝气蓬勃兼具的卡司阵容,《哈利·波特》赢得了大量拥趸。不夸张地说,《哈利·波特》炒热了整个青少年电影市场,而这种经市场检验被高度认可的奇幻类型,也成为了之后青少年电影的常规题材。

《暮光之城》走向主流

这边《哈利·波特》还没完结,那边《暮光之城》就用票房大好、口碑大烂、明星莫名其妙就红了的诡异姿态,把青少年电影送上了高票房、高回报的杰出商业位置。制作总成本3.85亿美元,票房收入约30亿美元的傲人成绩,令许多商业片汗颜。《暮光之城》的成功就此打开了青少年电影走向主流的大门。随后,各种各样的“跟风之作”——尤其是奇幻题材——蜂拥而至,但都因缺少一定的话题与偶像面孔出演而折戟沉沙。直到《饥饿游戏》的出现,人们才再次看到了青少年电影的魅力。

《饥饿游戏》迎来巅峰

与所有青少年电影一样,《饥饿游戏》同样改编自畅销小说;但与那些前辈不同的是,该系列主打一种粗粝的现实感,背景也被设置在反乌托邦的未来。当其他的青少年电影在幻想世界里异想天开的时候,《饥饿游戏》已经开始心系未来,考虑集权世界了。这种“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特色,让影片获得了优异的媒体与观众口碑。与此同时,出色的拍摄制作、无与伦比的卡司表演以及复杂深刻的故事与台词,也让《饥饿游戏》的票房屡创新高。可以说,《饥饿游戏》让青少年电影走上了第一个巅峰。与此同时,众多青少年电影小字辈也卯足了劲,希望能从中分一杯羹。

《饥饿游戏》最能体现“以老带新”的卡司选择策略

青少年电影怎样能卖座?原着知名+星光卡司+巧妙营销

青少年电影为什么对青少年有如此致命的杀伤力?简单来说,先天沃卓、后天努力再加上运作得当,是这类电影大卖的“三步走”操作范例。

先天沃卓,指的是这些电影背后是一以贯之的热卖青少年小说。像《哈利·波特》、《暮光之城》、《饥饿游戏》在被拍成电影前,各自的同名原着小说早已风靡全球了。这类小说有着较为固定的态势,情节无外乎涉及爱情、青少年成长两方面内容。在不同的故事中,成长的方式和过程是多种多样的,要么经历死亡,要么经历病痛,要么是自己遭遇危险。但是结果总是一样,那就是在故事结尾,原本幼稚的人物变得成熟,原本一根筋的角色也变得聪慧。在题材上,这些影片大多受制于原版小说,基本都是科幻或奇幻类型。《暮光之城》说的是吸血鬼、狼人和人类的三角恋;《安德的游戏》说的是外星人与人类的大战郭德纲洒无德口水酿德云社许可证惊魂;即将上映的《移动迷宫》是一部与《异次元杀阵》类似的科幻片;《分歧者》和《饥饿游戏》则主打反乌托邦元素和动作场面;《温暖的尸体》和《美丽生灵》虽然分别加入了僵尸和巫术元素,但也只是换汤不换药。倒是《星运里的错》走出了这一窠臼,影片讲述了两个患有癌症的年轻人的故事,在一大堆“装神弄鬼”、“怪力乱神”的青少年影片中,显得卓尔不群。

后天努力,说的是一个公司对这些电影的把握。这其中有对演员的选择,有对影片的整体把握,更有对市场的灵敏嗅觉。以《饥饿游戏》为例,首集上映时主演詹妮弗·劳伦斯已经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影片自然也以其为最大宣传点。青少年电影,实际上是一种粉丝电影,倘若片中没有明星,那就造几个明星咯。因为这是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并且让影片具有持续发酵能力的酵母。所以,我们在《宿主》中看到了西尔莎·罗南,在《分歧者》与《星运里的错》里看到了谢琳·伍德蕾。而与这些年轻的演员配戏的,又都是一些经验丰富老戏骨。《哈利·波特》里的全明星英伦班底,《分歧者》里的凯特·温斯莱特,《饥饿游戏》里的菲利普·塞弗·霍夫曼、朱丽安·摩尔、伍迪·哈里森、唐纳德·萨瑟兰等都是为新人保驾护航的“大使”。另幸福一方面,要营造系列电影的长期热度,就需要制片公司对影片有一个前瞻性的长期安排。很多影片在开拍时,小说还没有写完,如何安排情节的走向,让影片和小说实现双赢,这是“可持续发展”中最重要的一环。比如在拍摄《暮光之城》的时候,《暮光之城4:破晓》(上部下部)的小说就还未出版,而对于拍摄续集的可能性,制片公司也摸不着头脑,所有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直到《暮光之城4》开始筹拍时,原着作者才提出了一个要求——她希望制片方能把这本754页的小说拆分成上下集拍摄上映。小说作者参与电影制作甚至出镜客串,在青少年电影圈中可谓比比皆是;而将最后一部拆分成上下两集上映,更是早已成为了青少年电影系列的标配。

运作得当,电影拍完了,还需要卖电影。换言之,需要片方独道的营销策略。所以,我们看到青少年电影在销售时出尽奇招。搞主题派对,搞预售,搞病毒视频与病毒站的宣传,甚至还有片方会在首映礼上举办Cosplay大赛。虽然正统的影迷会觉得这样做太过于狗血,但是青少年却乐此不疲。拍摄一部电影和操盘一部(套)电影并不是一回事。说白了,这就是拍电影与卖电影的区别。一个是工匠的工作,一个是营销的工作。虽说各有分工,但是最终目的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尽可能地多卖掉一点拷贝、多赚取一个镍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青少年电影的营销工作卓有成效。虽然这些电影或许无法成为奥斯卡的座上宾,但是在青少年中拥有非比寻常的影响力,对于发行方来说,这已然足矣。

结语:

青少年电影是市场细分的产物。换言之,好莱坞在多年之前并不重视青少年市场,并没有为这个市场专门推出对症下药的影片。而随着这些年电影市场逐渐饱和,细分的需求被提上了台面。《哈利·波特》和《暮光之城》的成功亦让青少年电影成功地跻身主流电影市场。不过,这些电影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故事简单,人物形象单薄,题材固定化的现象非常严重。此外,如今一窝蜂拍摄的各式青少年电影,也令“窝里斗”竞争愈发激烈。如果,青少年电影要杀出重围哥本哈根对阵圣彼得堡泽尼特预测哥本哈根饰演丹麦童话的话,题材上的突破是必须的——或许,几年前大热的《朱诺》,以及在今年夏天诞生的惊喜《星运里的错》,能为从业者提供一个变革的思路。

相关推荐